阿狼想要思明

其实这个就等于置顶。叫阿狼就好啦,喊大大和太太也没有关系哒。平时就是个咕咕,灵感来了一天能更好几篇文,没有灵感的话就会去玩游戏找灵感...最近在努力狂肝行礼。

不定时更新文或画,偏向于写文表达自己日常的感想,还有撩粉丝(bu),喜欢你们的互动评论!!

第五人格,明日方舟,龙族幻想都是我的灵感来源。主吃杰佣、黄占、摄殓和蜥勘。


*我和宝贝阿鹰的名字头像啥的雷同纯属是想用各自的方式钓思明。我们也是要好的开黑朋友。(❁´◡`❁)*✲゚*

【杰佣】杰尽一生,佣你入怀(19)

*1.2K预警,主线 理发师x刺客奈 ,内容带有其他杰佣

*温馨轻松向的小甜饼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老理 再次醒来时,身上已是大汗淋漓,他觉得自己是做噩梦了。

  

  四周的景物还是自己的卧室没错,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忘川渡人的,怀里抱着的还是熟睡的小兜帽。

  

  老理松了一口气,将怀里的奈布搂紧了些,低头用下巴磨蹭着人的额角,并覆吻其上。

  

  还好,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  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庄园里的求生者们最近都在窃窃私语些什么,关于老理的性情大变。

  

  女子茶话会向来可以听到很多类型的八卦,而杰克家族与佣兵家族的成员啧则成为了热议之一。

  

  “诶诶,听说了吗,最近理发师和刺客走得特别近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就他那样子也能追到刺客吗,不可能吧?” 

  “最近匹配到理发师也不见他放血了...果然爱情使人变得伟大!”

  

  而庄园的男子茶会相比之下则无聊得多,大家聚在一起各做各的,监管者们少有交流,而求生者们交谈甚欢。

  

  前锋一如既往地展示着自己修炼的成果,野人也一如既往地偷拿几个果子去喂猪,鹿头一如既往地沉默,厂长也一如既往地挠头。

  

  每个成员的家族都是原皮作为代表前来参加的,而庄园主从不露脸,都是通过大屏幕丢给他们一张沙发椅背与神秘的声音。

  

  原皮奈布撑头看着周围的人有说有笑,想起了今天官方送的十个赛季一记忆珍宝补偿,自己偏偏非到没有出金光的事。他越想越气,越气越想。在回到家后也是闷闷不乐的,原皮杰克走过来问了句:“老婆,你怎么了?”,奈布则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非啊,没能十连出金光。”

  

  杰克:“你想要抽到什么吗?”

  奈布:“金纹啊,家里没钱了直接从金纹身上搞点多方便。”

  杰克:“......”

  

  这时,一脸轻松的白纹走了出来,理了理衣襟。这个简单的举止被原皮奈看在了眼里,他一脸疑惑地看着白纹,问了句:“白纹,你的手怎么沾了些金坷垃?”

  

  白纹怔了怔,赶紧抽过一张放在隔壁的纸巾擦拭着手指上的不明金色液体,低笑着说是蛋黄液罢了。杰克和奈布盯着白纹看了好一会儿,白纹才从实招来:“是金纹的。”

  

  奈布:“你对他干了什么!?”

  白纹:“嫂子抽卡的时候,我把金纹和绿纹都摁下去了。”

  奈布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那些都是你大哥家里的成员啊! 啊!!!”

  白纹:“家里有我这个纹就够了,要他们干什么?”

  杰克:“白纹你三岁吗?你别忘了你在那卡池里也只是排第三的。”

  奈布:“老鬼对不起呜呜呜...没能给你们家族再添新成员...”

  杰克:“...请叫我老公。”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老理最近发现,刺客奈与先知总有共同话题,关于自家男人在床上的雄姿。那个入殓师似乎在这个话题上表现得比较含蓄,至少他脖颈上的牙印给他展现了昨晚床事的激烈。

  

  很不巧,这三人在一场匹配里让老理全都给遇到了。

  

  老理本沉迷于独舞,自从与刺客奈在一起后,他便抽到了拜访。“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”,老理自然而然地也就换上了这个等待动作,一如既往的鬼脸披肩随风舞动,在老理转身起舞弄清影时还去若有似无地轻抚过刺客奈的脸颊,刺客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,看到身旁的鼹鼠先生勘探员正眯眼笑着看着自己。

  

  刺客奈:“怎...怎么了?”

  诺顿:“没什么,一会儿记得看身上的颜色。”

  刺客奈:“???”

  

  刚开局,刺客奈放眼看了下四周,是掉分医院没错了,他转身往附近的小木屋跑去,却不料刚进去就有心跳。

  

  刺客奈:“不会吧...才一开始就遇到了...我连机子都还没碰到啊...”

  老理:“专心破译。”

  

  回过神来,刺客奈看到老理撅着屁股趴在窗台上托腮看着自己,刺客奈一阵脸红耳赤,轻咳几声故作镇定:“来...来抓我啊!”

  

  老理歪了歪头,不紧不慢地在窗边扔了个巡视者,并当面来了个“泼妇跨栏”,还真的就来抓自己了。刺客奈开着护腕往密码机上一压,弹射出去撒丫子就跑,这护腕还偏就在被追击的时候就开始不靠谱,一个卡顿直接给刺客奈撞在墙角里了。

  

  刺客奈:“这什么护腕?!”

  老理:“抓到你了。”

  

  老理径直走过去站在刺客奈的身后,恰好将刺客奈逼在墙角,刺客奈一回头便对上了老理的裆部,鼓鼓的裆部看着还真的有点想入非非。刺客奈的理智啪叽一声断了,捂住发烫的脸拼命甩头:“噫啊啊啊你你你先别这样...太太太近了!!”

  

  老理低头看着快缩成一团的刺客奈,将他拎起来带到密码机旁放下,若无其事地抬眸看了眼医院二楼正在抖动的电机线,抬手扯了扯领带:“一会儿,让我看看你救人的本事。”

  

  刺客奈:“有...有本事冲我来!”

  老理:“嘴硬?要是你救不下来挨了震慑,我就用这根东西顶你的嘴。”

  

  

评论(8)

热度(55)

©阿狼想要思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