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狼想要思明

其实这个就等于置顶。叫阿狼就好啦,喊大大和太太也没有关系哒。平时就是个咕咕,灵感来了一天能更好几篇文,没有灵感的话就会去玩游戏找灵感...最近在努力狂肝行礼。

不定时更新文或画,偏向于写文表达自己日常的感想,还有撩粉丝(bu),喜欢你们的互动评论!!

第五人格,明日方舟,龙族幻想都是我的灵感来源。主吃杰佣、黄占、摄殓和蜥勘。


*我和宝贝阿鹰的名字头像啥的雷同纯属是想用各自的方式钓思明。我们也是要好的开黑朋友。(❁´◡`❁)*✲゚*

【杰佣】杰尽一生,佣你入怀(15)

*1.5K预警,理发师x刺客奈
*老理不管用就换刺客奈,肯定中招
*于是真的中招了,搞起来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不行,还是很热。”

     睡梦中忽然醒来的老理轻叹一声,伸手自顾自地扯开衣领露出一大片胸膛,他微微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刺客奈,又看了眼窗外,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睡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 两人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 怀里熟睡着的刺客奈乖巧如猫, 隐约还能听到一点鼾声,老理低笑一声,情不自禁地就在刺客奈的额头落下一吻。微微垂眸瞅了瞅这小兜帽,睡得死酣死酣的,没啥特别大的反应。老理翻了个身子起来便开始在想,为什么昨晚到今天,佣兵家里没有其他人。

  

  难道说老杰克和嫂子是故意这样事先安排好的吗?为老理和刺客奈营造两人独处的私人空间。绯鹗的羽毛还有白纹的套套...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关键物件吗?

  

  “叮——”

  

  一条信息发来,是绯鹗的。

  

  老理打开手机随意地看了眼,上面显赫地写着几个字:

  

  “羽毛效果怎么样?”

  “?”

   “催情的,是不是很妙。”

  “滚。”

  

  老理就知道这个老三一点儿也不简单,幽默风趣不过是他的外表,实则上这个秃头乌鸡坏得很。老理刚要起身,刺客奈一个翻身顺手勾住老理的大腿弯,嘴里还喃喃自语着:“老理...我也要...抱抱...”

  

  这小兜帽是傻了吗?

  

  老理放下手机,抬手轻抚着刺客奈的软发,刺客奈无意识地蹭了蹭老理的手心,老理跟个触电般要缩手,又听到刺客奈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:“嗯...别碰那里...哼...老理...”

  

  ???小兜帽做的是什么梦,内容听起来似乎还挺刺激?

  

  “叮——”

  

  老理又收到一条信息,是白纹发来的,上面的话与绯鹗的近乎雷同:“给你的东西用了吗?”

  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这么刺激,居然不用?”

  “......”

  

  这白纹显然是误会了点什么,但是老理这个记仇的小脑瓜也不会放过这个嘲讽的机会,作为他之前揩油刺客奈的“报复”,老理回了几个字:

  

  “太小,尺寸不对。”

  

  见那边半天没回复,老理心里那叫一个爽。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,将迷迷糊糊的刺客奈从床上抱起来往浴室里去。身体忽然被颠簸几下,刺客奈自然是惊醒了,他揉了揉眼,睡眼惺忪地看着老理将自己带去浴室,顿时脸红耳赤:“我我我...这这这...是不是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...!” 

  

  只见老理将其放在镜子前,看着那一排的牙刷架,不知道哪个才是小兜帽,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洗漱,一会儿出去。”

  

  “去哪?”

  “湖景村。” 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 不得不说,刺客奈发现这老理格外喜欢这凉凉村,但是这也是他们命运邂逅的地方。

  

   这是奈布第一次看着老理在海边摘下他的面具,静静地眺望着海平面,什么也不说。刺客奈看得出神时,一片黑色的羽毛落在他刚摊开的掌心上,酥酥痒痒的。

  

  海边也有黑色的鸟吗,真罕见。

  

  刺客奈心想着,回过头却看到老理一脸的惊愕。刺客奈怔了怔,他还是第一次见老理惊愕的神情,刚要说些什么时,却被老理一巴掌稍用力地糊掉了掌心上的羽毛。

  

  “这羽毛不能碰。”

  “啊?”

  

  老理心想着着乌鸡定是跟踪自己了,这次居然还想把导火线搁小兜帽身上。他将刺客奈带到大船上,那里的地下室只有一条路走,乌鸡总不会从天花板上窜下来打扰他们。可不料走到楼梯处时,跟在身后的刺客奈忽然开始扶墙轻喘起来,老理回过头看了眼刺客奈,看到他的双腿都在发颤。

  

  “呜...什么感觉...我腿都软了...”

  “啧。”

  

→  

  

评论(26)

热度(50)

©阿狼想要思明 | Powered by LOFTER